南方科技大学是由中国广东省领导和管理、深圳市举全市之力创建的一所公办创新型大学,目标是迅速建成国际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建成中国重大科学技术研究与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南方科技大学以学分制、导师制、书院制为基础,以人才培养的个性化、小班化、国际化为特色,通过为一流的人才培养体系,培养人格健全、基础扎实、能力突出、具有国际视野、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高素质人才。

南科大已初步建成国际交流的平台,与国际知名大学在人才培养、教学科研等方面达成合作协议,为学生开展境外交流学习。同时,学校积极与内地的多个机构开展全方位合作。

南方科技大学本科招生采用基于高考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即高考成绩占60%,我校自主组织的能力测试成绩占30%(其中面谈成绩为5%),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占10%,按考生“631”综合成绩排名从高到低录取。综合评价录取模式由我校在2012年率先实施。

南科大教育基金会由理事会、监事会、秘书处组成。理事会是基金会的最高权力机构;监事会负责检查财务和会计资料,监督理事会遵守法律和章程的情况;秘书处是基金会常设办事机构,在理事会领导下负责基金会的日常工作。

学校党委切实履行党建工作职责,不断强化班子建设和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好党委对学校各项工作的核心统领作用和各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切实开展组织统战和党风廉政建设各项工作。学校高度重视群团组织建设,充分调动全体师生员工积极性,维护教职工的合法权益,推进学校民主管理,促进学校健康发展,全力营造齐心协力、团结向上、奋发有为的干事创业氛围。

新闻信息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信息 > 南科大物理系又一...

新闻信息

南科大物理系又一本科生在《物理评论快报》以一作身份发表论文

2018-07-27 科研新闻

        近日,物理学顶级期刊《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 PRL)在线发表了以我校物理系2014级本科生陈毅远为第一作者的论文 [Chen, et al., Phys. Rev. Lett. 121, 036602 (2018)]。论文题目为“拓扑绝缘体在量子极限下电子背散射的禁止和电阻沟壑”(Forbidden Backscattering and Resistance Dip in the Quantum Limit as a Signature for Topological Insulators)。我校物理系副教授卢海舟为该文通讯作者。合作者为北京大学谢心澄教授。这是三个月内我校物理系本科生再次以一作身份在这一著名学术期刊发表论文。


卢海舟与陈毅远讨论问题

         今年4月,PRL发表了卢海舟课题组的物理系2013级本科生李策群为第一作者的关于拓扑节线半金属的论文 [Phys. Rev. Lett. 120, 146602 (2018)]。此次发表论文的陈毅远是我校物理系2014级本科生,他从大三开始进入卢海舟副教授课题组进行研究,在卢海舟的指导下,于大四期间完成了论文中大部分理论计算。今年8月,陈毅远将赴美国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攻读博士学位。

        本科生在科研领域发挥明显作用,这得益于我校物理系的本科教学改革成效,根据物理系副系主任叶飞副教授的建议,卢海舟副教授在本科三年级的量子力学课程中专门加入了介绍带电粒子在磁场中运动的量子力学描述的课时,为物理系本科生提前进入相关研究领域打下了良好基础,也为此次发表论文需要完成的计算部分做好了前期准备。

        据陈毅远介绍,近年来,拓扑物态的研究被拓展到本征具有拓扑性质的拓扑材料。201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就颁发给了三位拓扑领域的科学家,以奖励他们“在拓扑相变以及拓扑材料方面的理论发现”。

        拓扑绝缘体作为最著名的拓扑材料,是一种内部绝缘而表面导电的材料。由于其表面存在的受到拓扑保护的电子态,可能支持无热耗散输运,受到了物理学界的高度关注。拓扑绝缘体最重要的性质就是体态-表面态对应关系。简单的说,就是体态的非平庸拓扑性质会保证在表面上存在受拓扑保护的表面态。因此,最直接的验证拓扑绝缘体的手段,是通过谱学测量表征拓扑材料的表面态来确认材料的拓扑性,如使用角分辨光电子谱等昂贵的大科学装置或者扫描隧穿显微镜。除此之外,鲜有直接探测体态拓扑性质的实验和相关理论。

        磁场也一直是研究拓扑材料的强大工具。电子在磁场中受到洛伦兹力做回旋运动,在强磁场下发生朗道量子化。在三维,电子的能谱演化成分立的朗道能带 [图1 (a)和(b)]。在极强的磁场下 (比如地球磁场的几十万倍),电子最终都会占据在最低的朗道能带上,被称为量子极限 [图1 (b)]。最近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的一个新实验 [B. A. Assaf et al., Phys. Rev. Lett. 119, 106602 (2017)] 报道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在量子极限,被认为是拓扑绝缘体的材料PbSeSn的电阻出现了一个极小值,看起来像发生了量子振荡 [图1 (c)]。但是在量子极限,应该不会有量子振荡。无论是拓扑绝缘体还是量子振荡都是物理学界研究比较仔细的方向,产生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但是这个实验却无法用已知的理论进行解释。

        本文的突破便在于验证了最新的实验结果。作者从一个具有一般性的描述拓扑绝缘体中体态电子的模型出发,通过计算量子极限下材料电阻的方法揭示了在磁场平行于材料电流时,拓扑绝缘体中的体态电子在量子极限的某个特定磁场强度下,背散射的过程将被禁止,从而导致其输运时间发散,对应电阻会有一个极小值,而拓扑平庸的绝缘体中则不会发生这种现象。利用拓扑绝缘体的这个特点,只需要给实验材料通上平行于电流的强磁场并且测量其电阻即可辨别它是否是拓扑绝缘体,而不需要角分辨光电子能谱和隧道扫描显微镜等大型昂贵仪器的参与。这个理论与最新的实验结果吻合很好 [图一(c)和(d)]。

        该研究工作得到多项基金的支持,包括广东省创新创业团队“量子科学和工程团队”,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广东省建设高水平理工大学,深圳市重点实验室,南方科技大学科研启动经费。

(a)无磁场的拓扑绝缘体的能谱的示意图。(b)强磁场下拓扑绝缘体的朗道能带和量子极限。(c)发表于Phys. Rev. Lett. 119, 106602 (2017)的实验。(d)论文提出的理论和实验的比较。

 

论文链接:https://journals.aps.org/prl/abstract/10.1103/PhysRevLett.121.036602

供稿:物理系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51456号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学苑大道1088号 电话:+86-755-8801 0000 邮编:518055
*为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