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科技大学是由中国广东省领导和管理、深圳市举全市之力创建的一所公办创新型大学,目标是迅速建成国际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建成中国重大科学技术研究与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南方科技大学以学分制、导师制、书院制为基础,以人才培养的个性化、小班化、国际化为特色,通过为一流的人才培养体系,培养人格健全、基础扎实、能力突出、具有国际视野、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高素质人才。

南方科技大学被确定为国家高等教育综合改革试验校。2012年4月,教育部同意建校,并赋予学校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探索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重大使命。

南方科技大学本科招生采用基于高考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即高考成绩占60%,我校自主组织的能力测试成绩占30%(其中面谈成绩为5%),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占10%,按考生“631”综合成绩排名从高到低录取。综合评价录取模式由我校在2012年率先实施。

南科大教育基金会由理事会、监事会、秘书处组成。理事会是基金会的最高权力机构;监事会负责检查财务和会计资料,监督理事会遵守法律和章程的情况;秘书处是基金会常设办事机构,在理事会领导下负责基金会的日常工作。

学校党委切实履行党建工作职责,不断强化班子建设和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好党委对学校各项工作的核心统领作用和各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切实开展组织统战和党风廉政建设各项工作。学校高度重视群团组织建设,充分调动全体师生员工积极性,维护教职工的合法权益,推进学校民主管理,促进学校健康发展,全力营造齐心协力、团结向上、奋发有为的干事创业氛围。

新闻信息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信息 >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新闻信息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南科大讲述“从《尘埃落定》到《格萨尔王》”

2017-04-07 校园新闻

           2017年4月7日下午两点,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奖者、著名作家阿来做客南科大中国文学名家系列讲座,为我校师生带来题为“从《尘埃落定》到《格萨尔王》”的讲座,与大家分享自己作为“当代作家”和“杂志主编”的两段人生经历和思考。我校党委书记郭雨蓉旁听了此次讲座。此外还有来自深圳明德中学的三十余名中学生到场,现场人头攒动,气氛热烈。我校人文科学中心主任陈跃红教授主持讲座。 


阿来

           阿来,藏族,当代中国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作家之一,茅盾文学奖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现任四川省作协主席。有《尘埃落定》、《格萨尔王》和《遥远的温泉》等多部代表作品,拥有数以百万计的忠实读者。

           他不仅因出生成长于边疆地带而关注边疆、表达边疆、研究边疆,而且对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有重要贡献,他任主编时期的《科幻世界》由一本杂志变为五、六种,成为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科幻类杂志,并扶持发掘了刘慈欣等一批重要科幻作家。

           讲座中,阿来说话淳朴而幽默。他从自己青年时期的经历聊起:“恢复高考那年,我是个工人,在山里的水电工地工作。有一天,领导告诉我国家恢复高考了,于是我借了一辆自行车,风尘仆仆地骑了五十多公里来到镇上报名……我是个初中生,只能读中专,于是高考志愿报了长春地质学校和昆明地质学校。我出生在大山里的一个很小的村子,第一次见到的外面的人就是勘探员,他们给我看了一张航拍的地图,第一次让我知道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以前我以为我们的村子很大:虽然只有二十几户人家,但绵延二十几里,去一趟舅舅家就要走一天一夜。后来,我被调剂到了家门口的一个师范学院,毕业做了中学教师。那时候我只读古典文学和外国当代文学,从来不读中国当代文学。我从来不知道,我将来会走上写作的道路。”

           阿来谈起自己接触文学的渊源。“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校里里不管是学地理、天文还是其他专业,到处都在写诗。不会写诗是会被人看不起的。我开始虚心向他们请教学习,我开始读了第一本中国当代文学杂志,开始读王蒙。”阿来说,诗歌是最好写的,“几行字掰开,加个感叹号,写完自己读来还有点小感动。现代社会,当我们假装我们有文化、有情怀的时候,我们也用写诗来装点。但这个时候,我们和真正的诗歌,和诗经、和李白杜甫的诗,却是相距非常遥远。”

           “我自己写诗的时候,居然一写就写了五六年。那一年是1989年,我30岁,是对我非常重要的一年。古人说‘三十而立’,那年我的两本书出版,却是我觉得最空虚的时候。别人出版了书都会非常骄傲,但我把那两本书压在了床底,再也没有和人提起过。一直到1994年,我都没有再写东西。因为我觉得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是轻飘飘的,那些都是青春期的感伤、迷惘。三十岁的时候我想弄懂中国,后来我才知道,中国那么大,我哪里弄得懂。就像我今天来到深圳,我对深圳一无所知。后来我想,不如退而求其次,每个人弄懂自己周围的一块地方,中国就会更清晰。”

           “1994年,我用仅有的一万块积蓄买了一台电脑,敲下了《尘埃落定》的第一行字。小说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一个好的小说家像一个话剧导演,不管说戏,只管搭台,在这个过程中,看着一个一个的人物出场。”阿来有着文人的敏感,也有着文人的潇洒。“年轻人要喝酒、写诗、看足球,写《尘埃落定》的时候,我曾经为了看世界杯停了一个月没有写作。我还记得写完这部小说时是一个冬天,我窗外的树上落完了最后一片叶子。”

           阿来还表达了对现在文化市场现状的担忧。“《尘埃落定》写好以后,北京、上海、四川的三个杂志社都告诉我‘你这个书写得好,但是卖不掉。’不愿意帮我发行。我意识到我们的一级文化市场出了问题。商人们不要好的,不要高雅的,不要深奥的。我们现在在书店看到的大部分作品是不需要去看的,它不会让人增长知识。尤其是我们的年轻人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阅读这些东西上面,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于是我决定自己去做杂志。”

            提问环节,阿来认真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


阿来签名


阿来与学生合影

           原本计划九十分钟的讲座,因为同学们的积极提问延长到了两个半小时。讲座结束后,许多师生走到前排与阿来继续交流,阿来认真回答了大家的疑问并为同学们签名留念。

 

文字:王晓涵

摄影:张皓帆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51456号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学苑大道1088号 电话:+86-755-8801 0000 邮编:518055
*为必填项